首页  >  先锋文汇  >  正文

父亲的梦想

2018-07-20 09:53:41  来源:云南日报

“叭——”月光下,父亲举起一卷泥砸进土坯模里,然后用泥板一压一刮平,双手揪着土坯模的耳子往上一提,一块光溜溜的泥坯做好了。父亲将土坯模,往木盆里一浸,右手用草刷快速地在模内一搅合,刷去沾着的泥屑,接着又重复以上的动作做另一块泥坯……父亲就这样站起来挑泥,蹲下去脱泥坯地忙碌着。他额头上的汗珠像屋檐的雨滴往下掉,溅落在泥坯上,渗透进泥坯里,密实了泥坯的组织结构,种下了父亲的梦想和希望。渐渐地那堆踩踏拌合过的熟泥,减少了,而光溜溜的泥坯方阵在月光的照耀下扩大着,熠熠生辉散发着光圈。

母亲让我端一茶缸泡好的茶水给父亲。父亲在木盆里洗一下手,然后在围布上随便擦一下,端起茶缸咕咚咚一饮而尽;“哦——”他舒服地吁出一口气,非常的惬意。我拿毛巾给父亲擦额头上的汗。我顺手的一个小动作,却让父亲高兴;他摸着我的头说:“有你这份懂事的心,爸再苦再累也值!”

稍息。父亲点燃一支烟,心里默数着脱下了多少泥坯,然后回望一下身后码得齐人高的几堆干透的土坯,计算着还要脱多少块泥坯,三间房砌墙的土坯才能备齐了。苇席下摆放的椽子、屋架料是父亲起早摸黑,由后山砍伐、修顺后背回来的。这堆木料他花费了5年的时间才备齐。崎岖的山路留下了父亲多少足迹?每根木料又浸透了父亲多少的心血汗水?仰望着父亲微驼的背,我心里酸酸的;父亲正值风华正茂的年龄,却为了盖房,落下了咳喘的毛病。

盖房,盖一坊一阁的房子是父亲年青时候的梦想。那时祖父母生了他们兄弟三人,一家五口人住大杂院的两间房,伙房搭在厢房前的走廊上。小时候三兄弟挤一间房,吵嚷又热闹,不知不觉间他们都长大了。大伯父结婚耗尽了祖父母可怜的一点积蓄,也给住房紧张的家里带来了新的困难。沒办法,二伯父和父亲只有搬到楼上与祖父母同挤一室。

到二伯父谈婚论嫁的时候了,祖父母却为他结婚的新房伤透了脑筋,但实在想不出办法来。在靠“工分”吃饭的那些年月里,除了在生产队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劳作外,不许搞别的副业,经济收入就是一天劳动报酬的几角钱。况且粮食又不够吃,谁还有能力起房盖屋呀,能揭得开锅就不错了。最终二伯父只有走“上门”(入赘)这条路。以后又到父亲面临解决婚姻大事了,可是家里的境况并沒有好转,祖父母愁白了头发愁花了眼,也愁不来天上掉下间房子给小儿子做新房。祖父伤心地对祖母说:“看来老幺还得走他二哥的路……”在故乡两个儿子去“上门”,是件让人瞧不起的事,祖父为此愧疚了一生。

祖父死不瞑目的表情让父亲一想起来就头皮发麻,他发誓要盖起一栋房子以了祖父的心愿。在父亲为实现心中的这个梦想吃糠咽菜缩衣节食备料筹款时,一顶“发家致富走资本主义道路” 的帽子重重地扣到了父亲头上。结果他被抓了个反面“典型”。他准备的建筑材料被低价征收了,宅基地也被退了回去,父亲盖房的梦想成了泡影。他郁闷在胸,一下子病倒了,茶饭不思,人瘦成皮包骨头,有人介绍了镇上的一位老中医。老中医給父亲号脉后说,你这是心病,郁闷淤积太深,不如你大哭一场将憋着的闷气怨气怒气全部发泄出来,我才好给你开药调养。父亲回来后前思后想,越想越伤心,终至放声大哭,哭得我们也悲从心来,一家人陪着父亲痛哭流涕。邻里乡亲闻讯赶来,好一阵拉扯、劝慰,一场暴风骤雨般的痛哭才被止住。

痛痛快快哭了一场后,父亲的身体逐渐康复了。但从此心灰意冷,缄口不再提建房的事。

几十年的风风雨雨父亲走过来了,他也从一头黑发变成白发苍苍的老人。可是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拂神州大地,农民从贫困中走了出来,放开手脚搞活了经济,农村里掀起了建房的高潮,而且住房困难户还按政策划分到了建房的宅地基。当父亲拿到宅基地证时,激动得淌下了眼泪。

父亲建房的梦想又一次复活了。他给我写来信说:“我要在宅基地上盖起一栋属于自己的房子,了却你爷爷的心愿!”当时我在景洪市建筑公司工作,已经分到三居室的一套房子,准备把患病的父亲接来景洪医治。读了父亲的信后我退掉了刚接手的工程,回家帮父亲实现他的建房梦。妻和我回到家后跟父亲商量,由我在家盖房子,父母亲随妻子去景洪治病,父亲同意了我们的建议。

父母亲走后,我就紧锣密鼓地建盖房子了。因为父亲患肝硬化已经到了晚期,我要让他在有生之年住上新房子,了却他的心愿。经过半年的紧张施工,一栋仿白族民居的两层楼房在火把节前建好了。父亲回到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上楼给祖先磕头报喜。他跪在神龛前对着祖父的灵位牌说:“爹,您孙子帮我把房子建好了,您和我妈也搬进了新家,看到了一切情况,大可放心了吧!” 父亲说毕,呜呜哭了……

住进新房后,父亲终于搬掉了几十年来压在心中那块愧对祖父的石头。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,把多年积累的憋闷、怨气彻底释放。十几间房,父亲一间间走过来,他摸雪白的墙壁,他摸压花的实木门,他摸铝合金窗户,他甚至摸亮光的木地板,……楼上的空房父亲一间间住过来,他喜欢呀!可是父亲的病也加重了,父亲在新房子住了六个月,于2004年元月13日带着他实现的梦想安然辞世,享年78岁。

父亲去后,我总想,父亲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民,有农民式的思维方式,建房梦想于他而言是宏大的,于时代而言是微小的;于他而言是大团圆的喜剧,于时代而言是笑中含泪的悲剧。不管悲喜,那个时代已经过去,新时代的大门已经开启,包括父亲和他的后代在内的每一个中华儿女的梦想,在新时代的阳光下,都可以自由地放飞。

尹祖泽

责任编辑:王自然

29
相关热词搜索: 父亲梦想
上一篇:黑板·白板
网友评论已有0条评论, 查看所有评论
昵称:    验证码:   
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代表本网立场

中共云南省委组织部 主办 云岭先锋杂志社 承办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网许可证编号:53120170006  滇ICP备15004927号 云新网前审字2013-05号
未经365bet365官网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必究 举报电话:(0871)63991803

安全联盟站长平台